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内新闻

兰世立再次公开举报武汉原副市长 称被非法侵占100多亿资产

2022-05-08 来源:天医信息网

兰世立再次公开举报武汉原副市长 称被非法侵占100多亿资产

时隔十三年之后,湖北前首富兰世立和武汉原副市长袁善腊的恩怨仍在继续。

5月7日,兰世立召开了一场线上媒体发布会,公布了2009年曾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东星航空破产案”“兰世立事件”“东盛房地产事件”等一系列事件的“事实和真相”。

“在这里我可以郑重地告诉大家,这完全是袁善腊合伙谢小青一手制造的,为了骗取本人东星航空及地产、景区、酒店等资产……非法侵占东星航空100多亿资产的事实的一系列案件。”兰世立表示。

此外,兰世立还向湖北省纪委实名举报了袁善腊,并在举报信中列出了袁善腊及谢小青等人的“五大罪状”,请求拿回自己被非法侵占的财产。

这已经是兰世立第二次公开举报袁善腊。只不过,上一次举报时是兰世立在狱中,而这一次却是袁善腊可能要面临牢狱之灾。

此前3月16日,据湖北省纪委监委网站消息,武汉市委原常委、市政府原常务副市长袁善腊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湖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兰世立当时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听闻此消息,他的第一感受是“大快人心”。

“正义只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现在你们知道我十年前不是诬告他了吧!他勾结谢小青把我的东星航空搞没了,还有他做过的那些违法乱纪的事,他以为裸退了就没事了?”兰世立说到。

而在袁善腊“进去”的三个月前,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羁押了879天的兰世立,刚刚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无罪释放。

当时兰世立也举办了一场媒体发布会,他在发布会上同样说到:“真切的感受到了‘正义只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的真谛。”

如今,“裸退”10年后被纪委调查的袁善腊,想必对这十二个字也有了更深的体会。

但截至目前,兰世立所提供的证据及资料都是单方面的,其他涉事方并未有新的回应。而袁善腊被纪委调查和兰世立东星航空案件是否有关系,目前仍不得而知。


兰世立再次公开举报武汉原副市长 称被非法侵占100多亿资产

兰世立在媒体发布会上发言

一、兰世立再次公开举报袁善腊

出狱4个多月后,兰世立再次举行了媒体发布会。

“从2009年到今天,十三年过去了,我终于等到了今天,才有机会向大家公布当年‘东星航空事件’‘兰世立事件’‘东盛房地产事件’等一系列事件的事实和真相。”兰世立在发布会上表示。

兰世立所说的“机会”,或许是外部环境的三个变化。“首先是我已经无罪出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搜集相关的证据。其次是袁善腊在一个多月前已经被湖北省纪委调查,而且他的保护势力在这十多年间已经去世或者被抓。”

“另外就是我们的法制更加进步了。无论是我被法院无罪释放还是袁善腊被调查,都说明我们的法制更加公平公正,不用再担心出现之前那样的黑幕。”兰世立说到。

在举报文件中,兰世立列举了袁善腊及谢小青等人的“五大罪状”。包括:将政府巨额资金借给黑社会发放高利贷、非法输送利益、非法侵占他人财产、伪造签名进行合同诈骗等。

兰世立指出,袁善腊欺骗省、市领导将财政资金交给谢小青的融众典当行放高利贷,并利用高利贷贷款使用“套路贷”的方式,合伙骗取自己价值约 47 亿人民币的“光谷国际广场”等地产项目。

“他们两个人为了合伙骗取我东盛房地产的股权和价值47亿的武汉当时最大 CBD 项目的光谷国际广场,利用谢小青和国航的相关关系,制造了震惊中外的、虚假的‘东星航空破产事件’和对本人“逃避追缴欠税罪”等一系列的案件。”

“在我失去自由后,谢小青采取伪造签名的方法,签订了虚假的《出资转让协议》和《湖北东盛房地产有限公司股东会变更决议》,骗取了我在湖北东盛房地产有限公司的股权以及价值47亿的产权。”兰世立说到。


兰世立提供的《股东会变更协议》,其中李军、杨嫚为融众投资高管

兰世立透露,对于自己申诉的谢小青伪造签名一案,湖北省工商部门已立案。自己也已经向司法部门提交了个人签名真伪性的鉴定申请,目前已经出结果,不久就会公布。

“我在2013年时就在湖北省武汉市洪兴公证处进行过个人签名的公证,实际上大家通过肉眼就能看出来这两个签名明显不一样,谢小青那个明显是伪造的。而且那一天我人都不在武汉,怎么可能到场签名呢?”兰世立表示。


兰世立再次公开举报武汉原副市长 称被非法侵占100多亿资产

兰世立提供的个人签名公证文件

此外,兰世立还指出,袁善腊利用职权和其“白手套”谢小青联手制造了“东星航空破产案”和“逃避追缴欠税案” ,导致自己多次蒙冤入狱,而其目的不过是为了侵占自己价值百亿的资产。

兰世立还提供了一份由中国刑法研究会三任会长高铭暄、陈光中、赵秉志以及北京师范大学法律科学研究院、疑难刑事问题研究院的专家委员会陈兴良、卢建平等著名法律专家出具的《东星航空有限公司及兰世立“逃避追缴欠税案”的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

意见书中写到,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东星航空公司及兰世立等人构成逃避追缴欠税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定性错误;对已宣告破产的企业进行刑事追诉以及以破产管理人作为诉讼代表人违反相关法律以及司法解释规定的精神,影响到对本案的公正处理。

对兰世立的监视居住实际上属于变相羁押,原审法院在判决其成立犯罪的前提下理应予以折抵刑期。认定东星航空公司及兰世立等人成立逃避追缴欠税罪也不符合相关刑法原则与政策的精神。相关司法机关理应对本案启动再审程序。”


兰世立再次公开举报武汉原副市长 称被非法侵占100多亿资产

兰世立提供的“专家意见书”

值得注意的是,和2011年的那次举报内容相比,兰世立这次的举报中还涉及到了“联想集团”。

兰世立指出,2009年袁善腊利用职权帮助联想集团以超低价格参与了汉口银行的增资扩股,使联想集团成为汉口银行的第一大股东。联想集团随后曲线向袁善腊的“白手套”谢小青所掌控的融众集团以投资形式输送了10亿元人民币的利益。

凤凰网《风暴眼》了解到,根据当时的长江日报、每日经济新闻等媒体报道,2009年联想控股花了11.39亿元买了6.33亿股,成为汉口银行第一大股东。这是当时成立25年以来,联想控股史上最大单笔投资。

2011年11月,联想控股成员企业——弘毅投资旗下的2008美元基金,以总计1.548亿美元入股融众集团,分别持有融众集团40%股权和融众资本29.5%股权。

兰世立透露,当时汉口银行在所谓引进资本的时候,全国大概有10多家央企,包括武钢、二汽和中航、中船等这些央企都要入股汉口银行,而且出的价都比联想集团高。

“据说武钢集团出了20多亿元,比联想集团多一倍也仅仅是第二大股东。联想只出了10亿元就成为第一大股东,你敢说这里面没有蹊跷?”兰世立质疑到。

但这仅仅是兰世立的推测和质疑,并没有提供实质性的证据。兰世立公布的所谓证据,也仅仅是当时的两篇媒体报道。

对于兰世立所说之事,凤凰网《风暴眼》也向联想集团发送了采访函,截止发稿前,未有回复。

实际上,在兰世立这次公开举报的前一个月,袁善腊已经因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湖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兰世立此前曾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无论袁善腊有没有被纪委调查,自己都会坚持去举报控告他。“不光袁善腊,还有麦趣尔李氏三兄弟等人,我正在整理他们违法乱纪的证据,有好几千页。”

兰世立透露,此次和袁善腊一起被调查的还有袁的儿子。自己不只向湖北省纪委进行了举报,也向中央纪委监察委呈交了所有的事实和相关证据。

“我既然向中纪委、国家监察委、省纪委等机构公开举报,也要负法律责任的。如果我说的是假的,那我是要承担诬告陷害的罪名的,就像李氏三兄弟诬告我一样,那是要承担刑事处罚的。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我不会没有证据的情况就乱说的。”

“我会全力配合相关部门的调查,提供我所掌握的一切证据,相信法律最终会做出公证的裁决。正义只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兰世立说到。

二、“首富”和“市长”的十年恩怨

而兰世立和袁善腊的恩怨,最早可以追溯到2008年东星航空出现财务危机一事。

2006年,兰世立以24亿元身价被福布斯列为湖北首富。其先后布局旅游业、娱乐业、房地产,并一举冲进航空业,创办东星航空,“东星系”逐渐成形。

但从2008年开始,兰世立和他的“东星系”一起迎来了命运的转折点。

“2008年,坏消息从年初到年末从未消停,金融风暴、地震、奥运会的签证管制重挫了旅游业,自然波及到了影响了航空业,加上油价从2007年的每桶40美金到2008年每桶147美金、加上湖南、广西百年难遇的雪灾等一下把整个航空业搞垮了。”兰世立回忆。

“2008年,东航亏了93亿,南航亏了87亿。东星航空没亏多少,但旅游收入减少了很多,从接近300亿的收入到2008年只有几十亿了。”

兰世立称,东星集团在房地产投入很大,但受金融危机影响,全国开始抛售房地产,但广州、上海、武汉甚至一个月零成交。房地产一分没收回、旅游收入砍了一大半,航空业砍了一大半,所以,就导致整个集团资金出现问题了。

为了筹钱,兰世立四处借债以图救活公司,却不顺利。兰世立向媒体透露,在此期间,时任武汉市常务副市长的袁善腊将谢小青介绍给了他。

此后,兰世立拿着旗下东盛地产的股权向经营典当业务起家的谢小青名下的融众集团约定抵押借款3.15亿元,以东盛房产100%作为抵押,并委托融众经营。但融众支付8550万元之后,便不再借钱。

2009年6月4日,东星集团和兰世立向湖北高院提起诉讼,要求杨李二人和融众公司支付股权转让款和违约金约1.8亿元。同年7月29日,东星集团和兰世立向融众发出催告函,但未能成功索取余款。

2009年8月7日,东星集团和兰世立向杨嫚和李军发出通知,声明因为对方一直未能付清余款,要求解除双方所签的《股权转让协议》。而在当年的9月7日,被告杨李和融众公司一方提起反诉,要求判决继续《股权转让协议》,并向东星和兰世立索赔1.2亿元。

2009年8月26日,东星航空的资金链最终断裂,被裁定破产,并被民航局停飞。2010年4月,兰世立因逃避追缴所欠税款,一审被判处四年刑期。

而东星航空从停飞到破产,袁善腊参与了东星航空事件的处理,是这一事件的主要决策者之一。在兰世立看来,他一手缔造的东星航空之所以走向破产,正是谢小青联合袁善腊等人“绞杀”的结果。

兰世立指称,谢小青“伪造公章、签名”,将东盛股权转给旗下员工代持,骗取了公司资产。而袁善腊在此过程中曾给融众吞并东盛提供诸多便利,甚至曾将公款投资融众,再转借给东星。

对此,谢小青则辩称,自己是经浦发银行一名前行长介绍后才认识兰世立,更重要的是兰世立已将东盛资产以3.15亿的价格转让,所有交易协议不存在伪造。

在5月7日召开的媒体发布会上,兰世立亦透露,自己多次被违规抓捕入狱,屡次向法院申诉无果,其实都是袁善腊在“从中作祟”。

2011年9月1日,已在狱中的兰世立委托自己的侄女、东星集团总裁助理兰剑敏召开了实名举报武汉市常务副市长袁善腊的新闻发布会。“越曝光、越安全。”兰剑敏在会上说到。

当天,东星集团在北京公开了以其总裁兰世立为第一人称的《检举信》,举报了袁善腊有包养多名情人、收取巨额贿赂、将政府巨额资金借给黑社会发放高利贷、指使他人组织围攻政府机关、滥用职权、对受害者进行打击报复等“六大罪状”。

收到相关检举信后,湖北省纪委领导高度重视,迅速组成调查组,对兰世立举报的问题进行调查。最终调查结果为袁善腊不存在兰世立举报的违纪违法问题。

2014年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袁善腊曾表示,“省纪委查了我的家产,包括房产、银行存款等等,不是只查了兰世立举报的6条,最后结论是我没有问题。”

尽管当时湖北省纪委的调查显示袁善腊不存在问题,但2012年底,58岁的袁善腊还是辞去了所有党政职务,从副市长的职务上“裸退”。


兰世立再次公开举报武汉原副市长 称被非法侵占100多亿资产

武汉原常务副市长袁善腊(资料图)

关于提前退休,袁善腊提到:“在东星航空破产案中,我的行为是职务行为,不是我个人有什么失误,但是最后是我一个人承担了最大的压力,这件事促使我下决心,坚决辞职。”

但兰世立在5月7日的发布会上透露,袁善腊并非主动退休。“根据我得到的准确消息,当时是市委的领导在市委办公会上,责备袁善腊行为欺骗了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给社会造成极大的不良影响。而且这些案件是严重违法的,希望袁善腊自己负责任,自己引咎辞职。”兰世立说到。

此后,退休的袁善腊和尚在狱中的兰世立鲜有交集。直到2022年初,两人的命运发生了戏剧性的转折。

今年1月,已经被羁押了879天的兰世立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无罪释放。三个月后,武汉市委原常委、市政府原常务副市长袁善腊被湖北省纪委调查。

三、昔日“仇人”今何在

除了袁善腊外,当年牵涉到“东星航空破产案”中的另一主角谢小青,目前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今年1月17日,融众资本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集团实控人谢小青、集团旗下的融众小贷、融众金服、融城置业,以及关联到湖北前首富兰世立“东星系”的湖北东盛房地产有限公司(下称“东盛地产”)等,均被法院列入被执行人名录,执行标的为2.38亿元。

本次被执行,源自融众集团及旗下公司与交通银行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目前案件细节尚未在公开渠道披露。

天眼查显示,目前,谢小青10次遭立案,身上背着10张限消令。此前,其已10次被限制高消费,1次被列失信被执行人,7次被列被执行人,目前被执行总金额为6.92亿元。


兰世立再次公开举报武汉原副市长 称被非法侵占100多亿资产

谢小青之所以债务缠身,是因为其名下的融众集团业绩江海日下。2017年以来,融众集团净利润连续5年亏损,2021净资产甚至为-1.1亿港元。

实际上,在2011年获得联想1.5亿美元的投资后,融众集团曾迎来业务上短暂的快速发展期。2016年1月,融众赴港上市成功,股票名称为融众金融(03963.HK)。

但上市以来,融众金融股价一路下跌。截至目前,股价已由发行价每股3.08港元跌至每股0.117港元,总市值仅剩4826万港元。

股价的下跌,和业绩的亏损息息相关。财报显示,2017年至2021年,融众金融净利润分别为-2.77亿港元、-3.35亿港元、-0.79亿港元、-0.66亿港元、-1.21亿港元。

兰世立在举报信中表示,通过与袁善腊的联手“套路贷”,谢小青由一个放高利贷的典当变成了拥有 100多亿的一个“白手套”。

“他们不仅毁了一个湖北省的知名企业,也使本人蒙冤多年。其性质恶劣,影响极坏,希望相关部门核清相关事实,对其严惩,并责成相关部门追回本人被非法侵占的财产。”

四、“商界闯王”能否东山再起

而对于兰世立,除了和袁善腊、谢小青以及麦趣尔李氏兄弟的案件外,许多人还关注,这位“商界闯王”会不会再次创业,重新崛起。

兰世立的一生堪称跌宕起伏。上世纪90年代初,他曾一手创办了东星集团,业务范围涉及航空、旅行、地产等。

东星航空一度是中国最大的民营航空企业,兰世立也被称为“中国民营航空第一人”。

2005年,《福布斯》把兰世立列为中国富豪榜第70名,成为湖北有史以来第一名进入该榜前100名的富豪。然而,2009年东星航空破产后,兰世立也随即迎来坎坷的人生。

2009年3月至2010年4月,兰世立在武汉先后四次入狱。2013年出狱后,兰世立欲借收购泰国东方航空有限公司东山再起,不料却在三年后陷入与合作伙伴麦趣尔公司李氏三兄弟的合同纠纷案。

2016年2月,兰世立因涉嫌合同诈骗遭警方立案侦查。在警方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兰世立出逃新加坡。同年9月,国际刑警组织对其发出红色通缉令,兰世立成为“红通”人员。

2019年11月9号,兰世立被逮捕回国,随后羁押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广州市第三看守所,“销声匿迹”两年之久,直至今年1月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无罪释放。

在1月份出狱后接受采访时,兰世立曾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我肯定会再创业,但目标绝不仅仅是东山再起,如果说我只是恢复成为过去一样就没有意义,要超越过去才有意义,要不然我就退休养老了。”

兰世立当时对凤凰网《风暴眼》表示,不会像顾雏军一样,喊冤10年只赔40万得不偿失,之后的重心可能还是会放在自己去做一些事业上,而不是等着申请赔偿。

在这次的媒体发布会上,兰世立也透露,自己不会仅仅停留在喊冤、追回资产这些事情上。实际上从出狱以来,自己就一直在为新的创业项目忙碌着,三个月时间里整合了很多资源、资产。

“一些未曾谋面的新朋友,突然就发一条消息说,兰总你给个帐号,我先打五百万,算我对你创业的支持。还有一些曾经的东星人,甚至要自带资金、自带资源来与我合作,确实是让我非常的感动。”

“最近我们和一些大公司、大厂都展开了一些全面的合作,可能短期内就会有突破性的项目向大家公布,很快将告诉大家这一喜讯。”兰世立在发布会上兴奋地说到。